谷歌小说网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管子的最新章节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总裁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排行榜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穿越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同人小说 乡村小说 言情小说 官场小说
好看的小说 绣榻嘢史 桃红香暖 灯愺和尚 莁山艳史 御捧香征 脂浪斗舂 滟婚野史 浪史奇观 海棠闹舂 巫山蓝桥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管子  作者:管仲及门徒 书号:10142  时间:2017-3-26  字数:12645 
上一章   明法解    下一章 ( → )
  明主者,有术数而不可得欺也,审于法而不可犯也,察于分职而不可也。故群臣不敢行其私,贵臣不得蔽,近者不得远,孤寡老弱不失其(所)职,竟内明辨而不相逾越。此之谓治国。故《明法》曰:“所谓治国者,主道明也。”

  明主者,上之所以一民使下也。私术者,下之所以侵上主也。故法废而私行,则人主孤特而独立,人臣群而成朋。如此则主弱而臣强,此之谓国。故《明法》曰:“所谓国者,臣术胜也。”

  明主在上位,有必治之势,则群臣不敢为非。是故群臣之不敢欺主者,非爱主也,以畏主之威势也;百姓之争用,非以爱主也,以畏主之法令也。故明主必胜之数,以治必用之民;处必尊之势,以制必服之臣。故令行止,主尊而臣卑。故《明法》曰:“尊君卑臣,非计亲也,以势胜也。”

  明主之治也,县爵禄以劝其民,民有利于上,故主有以使之;立刑罚以威其下,下有畏于上,故主有以牧之。故无爵禄则主无以劝民,无刑罚则主无以威众。故人臣之行理奉命者,非以爱主也,且以就利而避害也;百官之奉法无者,非以爱主也,以爱爵禄而避罚也。故《明法》曰:“百官论职,非惠也,刑罚必也。”

  人主者,擅生杀,处威势,令行止之柄以御其群臣,此主道也。人臣者,处卑,奉主令,守本任,治分职,此臣道也。故主行臣道则,臣行主道则危。故上下无分,君臣共道,之本也。故《明法》曰:“君臣共道则。”

  人臣之所以畏恐而谨事主者,以生而恶死也。使人不生,不恶死,则不可得而制也。夫生杀之柄,专在大臣,而主不危者,未尝有也。故治不以法断而决于重臣,生杀之柄不制于主而在群下,此寄生之主也。故人主专以其威势予人,则必有劫杀之患;专以其法制予人,则必有亡之祸。如此者,亡主之道也。故《明法》曰:“专授则失。”

  凡为主而不得行其令,废法而恣群臣,威严已废,权势已夺,令不得出,群臣弗为用,百姓弗为使,竟内之众不制,则国非其国而民非其民。如此者,灭主之道也。故《明法》曰:“令本不出谓之灭。”

  明主之道,卑不待尊贵而见,大臣不因左右而进,百官条通,群臣显见,有罚者主见其罪,有赏者主知其功。见知不悖,赏罚不差。有不蔽之术,故无壅遏之患。主则不然,法令不得至于民,疏远隔闭而不得闻。如此者,壅遏之道也。故《明法》曰:“令出而留谓之壅。”

  人臣之所以乘而为者,擅主也。臣有擅主者,则主令不得行,而下情不上通。人臣之力,能鬲君臣之间,而使美恶之情不扬闻,祸福之事不通彻,人主惑而无从悟,如此者,主之道也。故《明法》曰:“下情不上通谓之。”

  明主者,兼听独断,多其门户。群臣之道,下得明上,得言贵,故人不敢欺。主则不然,听无术数,断事不以参伍。故无能之士上通,枉之臣专国,主明蔽而聪,忠臣之谋谏者不得进。如此者,侵主之道也。故《明法》曰:“下情上而道止,谓之侵。”

  人主之治国也,莫不有法令赏罚。具故其法令明而赏罚之所立者当,则主尊显而不生;其法令逆而赏罚之所立者不当,则群臣立私而壅之,朋而劫杀之。故《明法》曰:“灭、、侵、壅之所生,从法之不立也。”

  法度者,主之所以制天下而也,所以牧领海内而奉宗庙也。私意者,所以生而害公正也,所以壅蔽失正而危亡也。故法度行则国治,私意行则国。明主虽心之所爱而无功者不赏也,虽心之所憎而无罪者弗罚也。案法式而验得失,非法度不留意焉。故《明法》曰:“先王之治国也,不意于法之外。”

  明主之治国也,案其当宜,行其正理。故其当赏者,群臣不得辞也;其当罚者,群臣不敢避也。夫赏功诛罪,所以为天下致利除害也。草茅弗去,则害禾谷;盗贼弗诛,则伤良民。夫舍公法而行私惠,则是利而长暴也。行私惠而赏无功,则是使民偷幸而望于上也;行私惠而赦有罪,则是使民轻上而易为非也。夫舍公法用私惠,明主不为也。故《明法》曰:“不为惠于法之内。”

  凡人主莫不其民之用也。使民用者,必法立而令行也。故治国使众莫如法,止暴莫如刑。故贫者非不夺富者财也,然而不敢者,法不使也;强者非不能暴弱也,然而不敢者,畏法诛也。故百官之事,案之以法,则不生;暴慢之人,诛之以刑,则祸不起;群臣并进,策之以数,则私无所立。故《明法》曰:“动无非法者,所以过而外私也。”

  人主之所以制臣下者,威势也。故威势在下,则主制于臣;威势在上,则臣制于主。夫蔽主者,非其门守其户也,然而令不行、不止、所不得者,失其威势也。故威势独在于主,则群臣畏敬;法政独出于主,则天下服德。故威势分于臣则令不行,法政出于臣则民不听。故明主之治天下也,威势独在于主而不与臣共,法政独制于主而不从臣出。故《明法》曰:“威不两错,政不二门。”

  明主者,一度量,立表仪,而坚守之。故令下而民从。法者,天下之程式也,万事之仪表也;吏者,民之所悬命也。故明主之治也,当于法者赏之,违于法者诛之。故以法诛罪,则民就死而不怨;以法量功,则民受赏而无德也。此以法举错之功也。故《明法》曰;“以法治国,则举错而已。”

  明主者,有法度之制、故群臣皆出于方正之治而不敢为,百姓知主之从事于法也,故吏之所使者,有法则民从之,无法则止,民以法与吏相距,下以法与上从事。故诈伪之人不得欺其主,嫉妒之人不得用其贼心,谗谀之人不得施其巧。千里之外,不敢擅为非。故《明法》曰:“有法度之制者,不可巧以诈伪。”

  权衡者,所以起轻重之数也。然而人不事者,非心恶利也,权不能为之多少其数,而衡不能为之轻重其量也。人知事权衡之无益,故不事也。故明主在上位,则官不得枉法,吏不得为私。民知事吏之无益,故财货不行于吏,权衡平正而待物,故诈之人不得行其私。故《明法》曰:“有权衡之称者,不可欺以轻重。”

  尺寸寻丈者,所以得长短之情也。故以尺寸量短长,则万举而万不失矣。是故尺寸之度,虽富贵众强,不为益长;虽贫卑辱,不为损短。公平而无所偏,故诈之人不能误也。故《明法》曰:“有寻丈之数者,不可差以长短。”

  国之所以者,废事情而任非誉也。故明主之听也,言者责之以其实,誉人者试之以其官。言而无实者,诛;吏而官者,诛。是故虚言不敢进,不肖者不敢受官。主则不然,听言而不督其实,故群臣以虚誉进其;任官而不责其功,故愚污之吏在庭。如此则群臣相推以美名,相假以功伐,务多其佼而不为主用。故《明法》曰:“主释法以誉进能,则臣离上而下比周矣;以举官,则民务佼而不求用矣。”

  主不察臣之功劳,誉众者,则赏之;不审其罪过,毁众者,则罚之。如此者,则臣无功而得赏,忠正无罪而有罚。故功多而无赏,则臣不务尽力:行正而有罚,则贤圣无从竭能;行货财而得爵禄,则污辱之人在官;寄托之人不肖而位尊,则民倍公法而趋有势。如此,则悫愿之人失其职,而廉洁之吏失其治。故《明法》曰:“官之失其治也,是主以誉为赏而以毁为罚也。”

  平吏之治官也,行法而无私,则臣不得其利焉。此臣之所务伤也。人主不参验其罪过,以无实之言诛之,则臣不能无事贵重而求推誉,以避刑罚而受禄赏焉。故《明法》曰:“喜赏恶罚之人,离公道而行私术矣。”

  臣之败其主也,积渐积微,使主惑而不自知也。上则相为候望于主,下则买誉于民。誉其而使主尊之,毁不誉者而使主废之。其所利害者,主听而行之,如此,则群臣皆忘主而趋私佼矣。故《明法》曰:“比周以相为慝,是故忘主私佼,以进其誉。”

  主无术数,则群臣易欺之;国无明法,则百姓轻为非。是故之人用国事,则群臣仰利害也。如此,则人为之视听者多矣。虽有大义,主无从知之。故《明法》曰:“佼众誉多,外内朋,虽有大,其蔽主多矣。”

  凡所谓忠臣者,务明法术,夜佐主明于度数之理,以治天下者也。之臣知法术明之必治也,治则臣困而法术之士显。是故之所务事者,使法无明,主无悟,而己得所也。故方正之臣得用则之臣困伤矣,是方正之与不两进之势也。在主之侧者,不能勿恶也。唯恶之,则必候主间而夜危之。人主不察而用其言,则忠臣无罪而困死,臣无功而富贵。故《明法》曰:“忠臣死于非罪,而臣起于非功。”

  富贵尊显,久有天下,人主莫不也。令行止,海内无敌,人主莫不也。蔽欺侵凌,人主莫不恶也。失天下,灭宗庙,人主莫不恶也。忠臣之明法术以致主之所而除主之所恶者,臣之擅主者,有以私危之,则忠臣无从进其公正之数矣。故《明法》曰:“所死者非罪,所起者非功,然则为人臣者重私而轻公矣。”

  主之行爵禄也,不以法令案功劳;其行刑罚也,不以法令案罪过。而听重臣之所言。故臣有所赏,主为赏之;臣有所罚,主为罚之。废其公法,专听重臣。如此,故群臣皆务其,重臣而忘其主,趋重臣之门而不庭。故《明法》曰:“十至于私人之门,不一至于庭。”

  明主之治也,明于分职,而督其成事。胜其任者处官,不胜其任者废免。故群臣皆竭能尽力以治其事。主则不然。故群臣处官位,受厚禄,莫务治国者,期于管国之重而擅其利,牧渔其民以富其家。故《明法》曰:“百虑其家,不一图其国。”

  明主在上位,则竟内之众尽力以奉其主,百官分职致治以安国家。主则不然,虽有勇力之士,大臣私之,而非以奉其主也;虽有圣智之士,大臣私之,非以治其国也。故属数虽众,不得进也;百官虽具,不得制也。如此者,有人主之名而无其实。故《明法》曰:“属数虽众,非以尊君也;百官虽具,非以任国也。此之谓国无人。”

  明主者,使下尽力而守法分,故群臣务尊主而不敢顾其家;臣主之分明,上下之位审,故大臣各处其位而不敢相贵。主则不然,法制废而不行<管子>
上一章   管子   下一章 ( → )
淮南子列子韩非子荀子墨子老子鬼谷子庄子仪礼周礼
谷歌小说网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网站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管子,免费提供高质量的最新章节:明法解,是广大网络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网。管子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管子》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