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小说网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绣榻嘢史的最新章节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总裁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排行榜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穿越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同人小说 乡村小说 言情小说 官场小说
好看的小说 绣榻嘢史 桃红香暖 灯愺和尚 莁山艳史 御捧香征 脂浪斗舂 滟婚野史 浪史奇观 海棠闹舂 巫山蓝桥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绣榻嘢史  作者:明·情颠主人 书号:48378  时间:2019/3/15  字数:7421 
上一章   上卷(三)    下一章 ( → )
上卷(三)

  却说金氏到了灶上,门二片肿起来,走路看些碍人,暗笑道:“如今做出来了。明我的心肝回来,看出怎么好,一定被他笑倒。”

  忙叫丫头道:“红,今赵官人在我房里,安排酒进去吃,你们两人,可换上干净衣服来服侍。”

  又道:“阿秀,你拿灯进去。”

  阿秀拿了灯到房里来。大里搂住阿秀,亲了一个嘴,问道:“你娘在那里?”

  阿秀道:“在灶上呢。”

  大里扯住阿秀道:“在此等我。”

  阿秀道:“娘要打。”

  慌忙走出去对红道:“娘今闭了房门,在房里一,我道做甚么,原来又是他在房里,我娘这样一个标致的人物,亏他受用。”

  红道:“赵官人这样一个标致的人,亏娘受用哩!”

  却说金氏办了一个精致攒盒,开了一覃三白酒备完了,叫红拿了攒盒,叫阿秀拿了酒,同进房里来。大里搂了金氏叫道:“我的心肝,叫你这样费心。”

  就在前摆了一张小八仙桌,大里上面坐,金氏下面坐,红洒酒,两人对饮了十数杯。

  大里道:“我不会吃闷酒。”

  就走下来合金氏一同坐了。抱了金氏在怀里,一手拿了酒杯,一手去摸金氏的道:“我的心肝,缘何肿的是这样的,疼不疼?”

  金氏笑道:“不要你管,你且吃酒。”

  就把酒吃到口里,含了送过在大里口里,连送了四五钟。大里道:“我要把酒放杯在心肝上,洒了酒一发快活。”

  金氏道:“你要是这等,有甚难处呢?”

  就叫:“红,去拿围围的。”

  没奈何,大里来去金氏衣服,光光的仰眠在上叫道:“阿秀,红,垫高起脚来,把枕头又垫起股来,把酒杯正正放在里。”

  大里吃了四五杯道:“有趣,有趣,好个盛酒的杯盘。”

  金氏道:“不好!里,又是里一般酸起来了。”

  大里道:“正要你,竽我再盛些来冲酒吃。”

  金氏道:“这个甚妙,把杯拿去了,快拿儿来,你一边戏,一边戏酒也好。”

  大里道:“我只管你一百,吃一杯酒。”

  金氏道:“使得。”

  叫阿秀道:“你数数,到一百红就洒酒。”

  大里一气重了一百,吃了一杯酒。金氏道:“我得紧,快些重重的。”

  大里就狠命的,阿秀那里数得清。

  大里笑道:“有过二百多了。”

  金氏道:“如今吃两杯酒便是了。”

  大里道:“如今待我自家记数,且看多少呢?你娘的才来。”

  大里又尽抵住心,掘捣有一个时辰。叫红道:“我也不耐烦记数。”

  且水洒酒来,一连吃了十数杯。金氏笑道:“了一千多,为何里只是酸不见,便再重些。”

  大里又紧紧顶几百回。金氏道:“如今我过不得了!要死了!”

  只见金氏面皮雪白,手脚冰冷,口开眼闭,晕过去。

  大里把儿拔出来,忙把茶钟盛在门边,只见依旧出来。了大半茶钟,红、阿秀笑道:“这是甚么东西?”

  大里道:“这是你家主婆的,我出来的,你两个少不停一会儿,也要是这等出来哩!”

  红见金氏不醒,忙问大里道:“如今怎么了?”

  大里笑道:“这样,我杀罢了,要他做甚么?”

  就把口对了金氏口里接气一歇,金氏渐渐的睁眼动手,又好一会方才醒过来。

  一身冷汗笑道:“这一遭比里又快活些,来得十分利。只是手脚要一些气力也没有了。你快扶我起来。”

  大里抱了坐在膝上,金氏见茶钟里的,忙问道:“怎么只有这些许多?”

  问红:“有酒在里头么?倒在小金杯看看有多少哩?”

  红倒一小金杯,这个东西映了金子的颜色,一发清莹得可爱了。

  大里拿了,一口吃净道:“琼浆甘,也只好是这样的。”

  倒有三钟才完。大里俱吃干了。金氏道:“真个好笑,古人说的好:‘口里咂,里答,里夹。’凭你一个儿抿了霎,也定把脑门子挤出,涾涾,如今我恨命咂你舌头,要动心火你搭你的眼,要你忍不住,锁你的儿梗,要你麻哩。只见你起来,再没些出来,真个作怪了。如今要你来些与我吃。”

  大里笑道:“你出来,你就吃。”

  金氏两手捏住儿道:“奇怪!这等有熬炼的东西。”

  把口来咬咂一会,又不见出来。金氏叫:“红、阿秀,你两个来品咂,定要他出来!”

  两个不肯,金氏怒道:“丫头还不来咂,我也咂了,争得你两个人。”

  红对阿秀道:“这一向来,我家主公儿张也不许我们张,一张如今等我看饭吃哩。”

  便轮品咂。

  红品的牙懈,阿秀咂的口水干,也不见儿有些动静。金氏道:“奇怪!也罢,我平极欢喜看人,你可把红丫头,等我看一看。”

  大里道:“红一定是黄花女,我儿忒大,只怕一时间难哩。”

  金氏笑道:“这狐狸,前见我往妈家去吃生日酒,竟合我的人了半夜,我回来打了他一顿,又听的说,我昨晚出在书房的时节,又合他了一夜,眼一定大了,还不了衣服,等赵官人哩!”

  红羞杀人了,纽着身子不肯走来。大里道:“这分明是家主婆婆,难道你娘不怕羞的。”

  一下子就推倒在凳上,金氏也替他了光光的。大里就把红浑身衣服都去,原来红看一里头出,子都透了。大里解下来,金氏笑道:“你看这丫头像是撒出来了。”

  大里道:“方才茶钟里难道也是吗?”

  红把手掩了嘴笑起来,大里把里去,也不见他说疼。

  大里笑道:“东门生这两夜,难便就得这般样的。一夜戏过几百遭。”

  红道:“偷也偷了几遭儿,如今也是这样的了,大家无的说罢。”

  金氏笑道:“这丫头倒会多嘴。”

  阿秀道:“实好他,赵官人的是贵儿,不要他这一个,只做娘睡了罢。”

  大里道:“也是他一遭造化,你不要来争。”

  就推进去大半

  红道:“里面忒顶的慌,出些来!出些来!”

  大里道:“不要做声,包你快活。”

  一连气,连了四百多红口里做起声来:“嗳呀!嗳呀!”

  大里道:“我也要戏他的来。”

  ,尽力尽送,有二百多回。

  红不觉晕过去,也像金氏一般的。金氏笑道:“这丫头痴痴的。”

  大里道:“他牙关咬紧,两腿放下,也要来了。”

  金氏忙把茶钟来接在边,只见皮张开动,滚出来,只接得一酒杯儿,比金氏的少大半。金氏道:“我如今醒看醉人,原来妇人家来时节,这样好看。”

  大里道:“心肝来时还好看哩,门比他门大一半,动像马鼻头一牵一牵的。”

  大里心里道:“自家来少,用药来的多了。一定像人。”

  金氏把红的,叫大里吃了。大里心内道:“若吃他的,金氏必怪我。”

  拿过手来倾在地下。金氏道:“怎么倾了?”

  大里搂了金氏道:“我的心肝的,心内爱得紧,便吃了何妨,若他的龌龌龊龊,我怎好吃呢?”

  金氏道:“我的心肝,原来这等爱我,我今被你七死八活,也是甘心的。”

  大里道:“我的儿不能够软,硬得痛,怎么好哩?我的心肝,我拍开,待我。”

  金氏道:“不瞒你说,我的心里,还是酸,要门边,实肿得疼痛不得了。我且迟些儿,你便合阿秀也。”

  大里道:“这样丫头我不欢喜,只是在心肝的,我才快活。”

  金氏道:“难得你这样情意,不要说里痛,便真个杀我,我也肯的。”

  这时节,红已醒转来,赤条条的起身,旁边着衣服,口里只管笑。阿秀也指着他笑道:“你好爱人,得这样受用。”

  金氏道:“我两腿就像打拆一般,再拿不起来,你两个丫头,把我两腿抬起来。”

  大里细把一看,只见片番转红肿,里面的皮儿都擦碎了,心一块,像个雄冠一般突起,里头像火薰蒸一般热烘烘的,看了也可怜,他叫道:“我的心肝,看了心痛,把口来刮。”

  金氏道:“轻些一回。”

  大里心内道:“俺要安排他讨饶才放他。”

  又把门里去,尽力重。金氏熬住疼痛,了一百余,搂住大里,道:“如今忍不过痛了,我的心肝,便讨饶你了罢!”

  大里心内道:“他的利了,一发把股来,方才我得满意哩。”

  便搂住金氏道:“我的心肝,看你苦的面上,我饶你,只是我的儿,再不肯软,你的不得,等我股。你肯也不肯?”

  金氏道:“股是我极怪的事,他每常要戏,不知我骂了多少,如今我的心肝要,只是你的儿大得紧,恐怕里头当不得。”

  大里道:“我当初被你老公戏了多少,记得十四岁时节,起十分疼痛,他只把嚵唾多擦些,渐渐的热滑,就觉得宽松了。你两个成亲前一夜,还来我,我兴动前,头出,他将一半吃在口里,一半抿在我里,就一发滑通通的了。”

  金氏道:“既如此,多擦些嚵唾才好。”

  大里道:“晓得。”

  金氏照依小官一般,把股突了靠在边,大里就伸了舌头,把金氏股眼。金氏道:“你怎么这样爱我,这个处所,那个是肯的。”

  大里慢慢的把进去,金氏是头一次疼得难过。把牙齿咬的龁龁响,眉头蹇了半歇,大里问道:“你怎么妆做这个模样?”

  金氏道:“不要管我,你你的。”

  大里道:“心肝像是有些疼不快活?”

  金氏道:“只要你快活,我心里欢喜,我便割杀人迸痛,你也不用管的。”

  大里放儿进去三寸,再不动

  金氏道:“怎么不?”

  大里道:“只恐心肝怕疼。”

  金氏道:“若股眼不,男子汉有甚么趣儿,不要管我,凭你罢。”

  金氏摸摸自家股只隔一层皮,后边动,前边也有些趣,滑,叫大里把儿拔出来,却把水只管擦进去些,一发滑溜了。大里道:“好知趣的心肝。”

  便紧紧,只不尽。原来金氏股里肥腻得紧,刚了五六百,就有自由一般粘在头上,边旁边带出一块来,大里叫金氏回头转来看。

  金氏问道:“这是甚么?”

  大里道:“这个叫做油,有这东西眼里头才滑溜,心肝的眼,比小官人的更妙,更比里锁得快活。”

  又问金氏道:“你看见我昨写与东门生帖儿么?”

  金氏道:“看见。”

  大里道:“我书里头有些意思?你晓得么?”

  金氏道:“不过要得我破的意。”

  大里道:“你还猜不完我说犁虏廷,倒巢你的破,说深入不,我是有的,股是无的,我股,这不是深入不么?”

  金氏笑道:“天杀的!今都被你应了嘴了,你如今一发着实拽起来了,天也要亮了。”

  大里道:“只怕你嫌头在里面顶得慌。”

  尽力了四五百,一下拔出来,竟宫带出三四寸来。大里道:“甚么东西?”

  金氏低头看道:“这是头,你尽力,便扯出了,不好看怎么好?”

  大里道:“等他拖出做了一尾耙也好。”

  金氏道:“不要取笑,不像模样,孔里其是闷,又有些坠人疼,怎么样得进去才好?”

  大里道:“我的心肝得你可怜,拖出冷了便难得缩进去,我有个计较,就得倒把舌头、抵一抵。”

  金氏道:“这个处所在糟的,谁肯把舌头抵,我感你这样的心情,死也甘心了。”

  大里细看这里头,只见又有一块黑的带出来。大里道:“里面黑的是甚么东西?”

  金氏道:“是紫菜。”

  大里道:“这是我用过的,你怎么晓得了?”

  金氏道:“不瞒你说,家中新讨这个余桃,是京中惯做小官的,我问他因得明白这个,带出来眼迸开难过。”

  大里道:“眼不好了,我儿硬得紧,不见来,你肯再把阿秀等我罢。”

  金氏道:“阿秀模样儿倒好,只是年纪小些,快过去!”

  阿秀道:“赵官人东西大得紧,要的疼,只是不得。”

  金氏道:“少不得迟早定等赵官人来,还不在我面前戏哩,我正要看看。”

  红道:“方才笑了我,如今轮到你身上了,还不儿哩!”

  阿秀道:“我看娘合赵官人,我也动心,只是恐怕当不起。”

  金氏道:“你且儿。”

  红把阿秀的衣服,光光的,立在旁边。阿秀便要跑,被红一把抱住。金氏道:“拿他上凳来,我揿了他的头。”

  红忙把两脚来拍开,不许他动。阿秀道:“就像杀猪一般的。”

  大里道:“妙!有趣。好个小儿,也一儿没有。”

  把手去摸一摸道:“有水样的出来,只是还不曾戏动,今赵官人替你开了黄花。”

  金氏道:“他人小的紧,疼先发,擦些嚵唾儿。”

  大里道:“开黄花不可把嚵唾擦上,若用嚵唾搽的,就是男子汉没有本事的。如今趁着他有些水,进去倒好。”

  大里便把儿一送去,阿秀就叫天叫地起来,道:“疼得紧,轻些!慢些!”

  红把两脚狠命一拍,大里把儿一送,突的一声,竟进去大半头。阿秀道:“不好了!杀了。”

  只见鲜血出来。阿秀叫道:“娘,说一声定用饶了。里头就像刀割的一般,又像裂开一般,真个疼得紧。”

  大里道:“只有头大些,下边又有些小。”

  阿秀道:“再不要进了。”

  大里又一送,秃的一声,把一个大头,都放进出了。阿秀头合手脚颠起来,道:“如今杀了,疼得真难过,血出来夹下滴滴的不住。”

  金氏笑道:“的这丫头好。”

  红道:“赵官人一发把儿都进去。”

  金氏道:“你这丫头一向宽的还容得去,他是头一次,怎么当得起,再进去二三寸,够他受用了!”

  阿秀叫道:“赵老爷、金定用饶了,再进去些不得了。”

  大里轻轻拔出来。阿秀道:“便拔出里头也是疼的。”

  那知大里是故意些出来,就往里边连一塾,秃的一声,直进去半了。

  阿秀大叫一声道:“如今死了。”

  颠一阵,红再不肯放了他的脚。阿秀道:“疼死了。”

  大里道:“便饶他。”

  就尽送了三百多,只见一出,一送进。阿秀道:“不好了!不要动了。”

  大里不管他,又着实了一百数十。只见地血,眼泪汪汪的滚,面像土色,渐渐的死去了。

  金氏道:“你饶了他罢,这丫头这样没福,略进去半儿,就的晕去了。”

  大里忙拍儿拔出来。红把阿秀扶起来,坐了一歇,阿秀醒来道:“嗳呀!嗳呀!疼死了。”

  开眼道:“赵官人忒狠心了,若再墩进些去,小肠都断了。如今疼的难熬。”

  只见地是血,对红道:“赵官人把我家伙坏了,一世没用了。”

  金氏道:“且去睡罢!”

  红道:“方才笑我,我却是快活杀,你怎么就等赵官人杀呢?”

  阿秀扒起来慢慢的去了。大里把儿拭干,从新与金氏洗面,吃了早饭,要回家去。金氏不舍,又把儿口咬舌一会,放他出门去了。金氏肿身困也睡了。

  话说东门生送过学院回来,从大里书房门口过,直走到书房中,见大里在醉翁椅上睡着,东门生看了不觉兴发,随扯下儿,将进大里眼去,一送一会,大里醒来,忙送过舌头,叫:“亲亲心肝。”

  奉承了一会,东门生就来了。

  二人闲话分手。

  东门生别大里回到厅上,金氏卧在上,东门生道:“心肝,我回来了,我与你罢。”

  金氏道:“今夜大里坏了,不的。”

  东门生扯开单被看,一见门肿了,里的皮破了。不觉失声道:“怎么的这个模样?”

  又细看了一会,道:“一定用上药了。”

  金氏道:“他将我死三次,下三茶钟,他都吃了,他又要股,了四五百,竟把宫带出三四寸长来。他就蹲倒,把舌头,抵一抵进去。

  我想这个所在,岂是人的舌头抵,因此感他的恩情,无情可报,我又叫红与他一会,他的不出来,又叫阿秀合他了半天,他的仍旧不出来。大里待我如此恩情,我将何以报他?”

  东门生道:“你道他是待你恩情么?他你的,就如吃你的骨髓,他抵的宫,就如吃你的心肝一般,如此狠毒心肠,你还感他怎的,又红,又开了阿秀的黄花,此恨怎消,也罢,且与你治了,然后再与大里算帐。”

  东门生出门,到街上问了方子,取了甘草,回家煎水,与金氏洗了一遍。才觉得好些。金氏道:“偏你晓得这许多。”

  一连又洗了几遍,东门生用绵子打,轻轻推进里边洗,金氏两片门,登时肿消,里面破皮,登时红去,利如旧了。金氏见东门生,洗得这等殷勤,妥帖扑的下泪来。

  东门生问道:“因甚么这样?”

  金氏含泪道:“妇人家养汉是极丑的事,丈夫知道老婆不端正,是极恨的,不是死了,定是休了。我如今出这样丑的情形,你又不杀我,又不休我,又怕我死了,煎药我吃,又是这样爱我,难道我比别人两样么,只因爱心肝得紧,方且是这样呢,你爱了我,我倒爱了别人,我还是个人吗?叫我又羞又恨,怎么对过你,我决要吊杀了。”

  东门生搂住也流泪道:“我的心肝,有这等正,是我污了你的行止,我怕你病,安排药来等你吃。你倒要吊死,若心肝一死,我也死再不要说这样话了。”

  古人说的好:“成事不说了。”

  后来不知金氏寻死否?也不知东门生怎么?方解了金氏恶道。东门生用些甚么计策,雪他的恨,方才罢了。且看下卷,自有分解。 GugEhk.oRG
上一章   绣榻嘢史   下一章 ( → )
谷歌小说网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网站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绣榻嘢史,免费提供高质量的最新章节,是广大网络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网。绣榻嘢史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绣榻嘢史》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