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小说网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一曲吟到断肠时的最新章节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总裁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排行榜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穿越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同人小说 乡村小说 言情小说 官场小说
好看的小说 绣榻嘢史 桃红香暖 灯愺和尚 莁山艳史 御捧香征 脂浪斗舂 滟婚野史 浪史奇观 海棠闹舂 巫山蓝桥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一曲吟到断肠时  作者:太雏 书号:51397  时间:2021/4/25  字数:3045 
上一章   第31章 放心的叫(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湘瑶跟我总是处处遭人为难,尤其是我不知分寸的个性,若非风云这双翻云覆雨的贵手,我这扫把星,恐怕要将湘瑶拖累。

  我一会儿想湘瑶,一会儿想风云,居然分不清自己最爱的是谁!剪不断、理还的,不只是离愁吧?所有好的、坏的、苦的、甜的回忆,叫我混乱。湘瑶…我的爱人、我的父母、我的兄弟、我的儿女…我干净的那另一半…

  风云…我的…爱人、我的爱人、我的爱人、我的…爱人…除了爱,再找不出其它的文字,来形容我对他的感觉。抬起头,风云从容走来。他没说话,眼底又是无奈又是爱宠,无声的指了指宫人,又指了指我的手臂。

  这人颇似湘瑶,闲事管的多,举凡穿衣、吃饭、睡觉、甚至不睡觉,事事有意见,只湘瑶说起话来甜,他偏是会搞这套无声戏,专拿眼睛说话。风云瞧我不动弹,便低声说:“这样子着,血脉不通!”

  死太监,专门当细作,柿子净是挑软的捏!看湘瑶的我手发紫,跌脚似的忙跟风云告密讨赏去,多心疼我似,张贵妃整我的时候倒没人出声!

  我孥孥嘴,示意他,湘瑶睡的香,要他别动声。风云不甘心的瞪眼,伸手假做要摇醒湘瑶,我气极,将握的右手出,把湘瑶圈在怀里,湘瑶因这一动,气息稍微紊乱了些,看似挣扎在半梦半醒间。

  我忙拍着他口,耳语般告诉他:“继续睡,乖,不做恶梦喔。”风云无可奈何,让人端来梨花凳,坐在旁边,执起我发紫的左手,轻轻按摩着。麻痹的手像针刺般,又痛又。“快出来,看坏了筋骨。”风云看我皱眉,忍不住又低声说。

  我带着挑衅看着他,却将凑近湘瑶眉角,轻柔一吻。

  风云面无表情,将手在湘瑶颈上比划着,横一下。他看我僵硬的表情,忙出笑脸,用手点了点我鼻头,表示他不过在闹着我玩儿。一点都不好玩!我闭上了眼,将头窝在湘瑶肩颈中。风云只好乖乖坐着给我手,偶尔才轻声细语的说:“朕跟你玩儿罢了。”

  “火气大的很。”“别拗了。”“朕道歉不行吗?”“连看都不肯看朕一眼了?”他窃窃私语般的小心,仍惊扰了湘瑶。湘瑶一睁眼,莫名其妙的很,有点分不清东西南北的样子,爱娇的喃喃说:“琴官?又窝我上?看师傅不揍你才怪。”

  我心一震,想不通为什么湘瑶醒在过去。那时我们更小,师傅不让我们这么搂搂抱抱,后来我们才明白,那时我俩都是童身,因为初夜价码好,是怕我们闹出火来,破了身子。

  在学戏的岁月里,觉得时间漫长难挨,等我们都有过那一夜之后,才发现原来那是一段迅速流逝的美好时光。

  而湘瑶痊愈了吗?他像易碎的琉璃,我将华星北打碎的湘瑶捡起来,以为湘瑶没事了,可是会不会,其实漏了一片?不知该不该将湘瑶唤的清醒,我只轻轻说:“师傅死啦!往后再不用挨打了,我们也不唱戏,谁都不用怕了。”

  湘瑶先是惑的看着我,然后缓缓的舒了口气“嗯…是啊…”我将他紧紧搂着,不让他发现风云来了,不想他受任何打扰。不要再看到湘瑶眼底有那种惑和茫然了。“对不起。”我对风云说。

  湘瑶不明所以,当我还自责着之前的事,含糊的说:“没事儿。”

  “我对不起你。”风云表情不变,沉默许久,才冷冷问一句:“你当真?”湘瑶闻声一惊,想翻身坐起,却被我搂个死紧。“对不起。”我又说。

  风云点点头“朕的心,也是血,你这样一次又一次想尽办法离开朕,朕让你伤的透。”无话可辩,我只说:“你爱我是真,我明白的。”

  “好,明白就好。”风云的声音一点都不温柔了,冷硬的像应对大臣“朕不负你,若离开朕能使你快乐,朕也不再强求。给朕一月时间,一月之后,便放你走。”“风云…我对不…”“无需道歉。”“我也是真心爱…”

  “留着吧。”风云表情不变,语调平稳的说:“此字伤朕太深。”我努力想看透那冰冷言语下的真意,可是他藏的太深,而我太鲁钝,什么都看不出来。莫非一曲将终,万籁俱沉?是我,一切因我而起,都是我这般负心,我究由自取…我是应该看着他,黯然走开…

  在风云离开后我才放开湘瑶,湘瑶挣脱着坐起来,看着我,颤抖着说:“为什么要这样?你这么爱他!你是这么的爱他!”

  我有点失神,哭无泪,好多东西梗在口,却无法倾倒,我的结论只有一个“不信任爱的人,或许没有资格得到爱…”不信任爱的人,没有资格得到爱…***

  最后的那个月,风云都没有来看我,突然一天,两名护卫说要送我出宫了,零零落落的几个陌生宫人无声的跟着,也不知道他们干什么的。

  出皇城门后,我没有回头,没有意义吧!看,也看不穿千载宫墙,即便看穿宫墙,或许也看不到他,深情的凝望。

  路途平稳而安静,没人开口,我的手和湘瑶紧紧握,对过去恐惧、对未来不安,喀喀车轮声伴随人声传入车内,叫人耳朵和口都撕裂般的疼。

  走出城外,连人声皆无,只闻虫闻鸟鸣,听惯丝竹之音,听这自然天成的美乐,倒是陌生,我突然想起四岁那一年,在庙外看到的戏旦。

  当年的他很红吧?如今再不复为人所知,被噬在滚滚红尘里。想到娘曾要我用功读书,好做大官的事,我口更痛更紧了。

  “芙蓉输面柳输,恰成花梁金钿摇。即便无情也无语,生尘莲步使魂销。”“盈盈十五已风,巧笑横波未解羞。最怜娇憨太无癞,黄金争掷做头。”“玉郎偶驾羊车出,十里珠帘尽上勾…”“停车!”我突然大喊。

  “怎么了?”湘瑶转过头来问我。我笑笑:“我自己驾车!”说着便一骨碌爬滚到前面去,拉着缰绳“驾!”湘瑶睁大了眼,先是有点害怕的小声叫着:“琴官、琴官,你疯啦?”

  “人生傀儡棚中过,叹乌兔似飞梭…安乐行窝,风花磨…”我突然唱起歌来。湘瑶眼底慢慢带出笑,随着我唱:“山花袅娜,树影婆娑…爱风魔、怕风波,识人多处是非多…适哦无不可,得磨跎处且磨跎。”一路高歌,在不知名之处,护送的卫士要我停车,我想,是到了彻底遗忘过去的时候了。

  下了车,雅致小楼三栋分立在林里,说来离城不近不远,成了ㄇ字型,朝着京城方向,或许上了三楼可望帝城,那走廊搭的好,分明让人了望用。

  风云真真入心,分离后,仍不忘折磨我的心志,莫不是要我夜望着他所在之处,后悔自己的自私及任

  “你想,从这里,会不会看的到广寒宫?”湘瑶问我。哈!我想风云,他定是想着华星北“看的到也没用,九爷给囚在别的地方。”

  “又不是、我又不是…”湘瑶窘了“谁说要看他?”我拉着他“少来了,我还不知道你呀?算了吧,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直奔顶楼,来不及细看屋内摆设,更无暇关照屋内那些人,找到三楼的中厅,我碰的一声就推开门。

  “坐如钟、站如松、行如风。从容不迫,方显君子之姿。”房内原是有人的,他缓缓转身,冷冷的说。我呆若木。有一个人,话不多、很冷漠,老用眼睛说话,惜字如金,那人不惯于人前说笑,却对我甜言语、甚至挑逗调戏…

  “不过一个月,便认不出我?”他走近了,在我耳旁说:“看不教训你呢!方圆百里无人居住,你只管放心的叫,我保证,你的声音将有一段时间,不须用在别的用途,啊?”

  王八蛋…(全文完)
上一章   一曲吟到断肠时   下一章 ( 没有了 )
醉卧红尘这么近,那么香梦传奇高嘲至爱小鬼造物的恩宠众里寻他千百青宏传向左看往右走Secret
谷歌小说网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网站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一曲吟到断肠时,免费提供高质量的最新章节:第31章放心的叫全文完,是广大网络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网。一曲吟到断肠时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一曲吟到断肠时》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